关于大将

大将出版社是一家综合出版社,出版原典丶财经丶观点丶文学丶文化丶校园丶亲子丶康健丶人物丶分享丶自然丶Fuse丶Pop丶Tips等书系。我们于1999年1月成立,以出版马来西亚内容书籍为主,至今出书近500种,累积作者逾150人,包括国际著名作家如世界趋势大师约翰·奈思比(John Nasbitt)丶傅佩荣教授丶冯久玲,以及马华文坛著名诗人丶散文家丶小说家如知食份子林金城丶马来西亚槟城地方文化研究者杜忠全丶荣获国内外无数文学奖的许裕全等。

我们出版的书籍遍及马来西亚全国华文及外文书店,如大众书局丶大将书行丶商务印书馆丶MPH丶Kinokuniya(纪伊国屋)等,亦曾发行至新加坡及汶莱等地,并于2001年6月开始销售版权予中国丶台湾及国内外英文出版社。2014年,本社亦开始涉足电子书制作,目前已有近100种电子书于国内外各平台上架,包括Google Play Books丶马来西亚电子书平台KakiBuku(书咖)丶台湾Airiti丶Readmoo丶Pubu丶远流—台湾云端书库,以及中国掌阅。

通讯地址

Mentor Publishing Sdn. ​​Bhd.
21-A, Jalan SG 8/7
Taman Sri Gombak
68100 Batu Caves
Selangor
Malaysia
电话:60-3-61883266
传真:60-3-61885266
电邮:info@dajiang.com.my

 

38 thoughts on “关于大将

  1. 出版社編輯您好,我在大將部落格上看到有摘星計劃這個活動,但是已是2007年的網志,不知現在可有繼續?

    我想出版的書是飲食文學,書名暫定,記錄在我從小到大,的美食經歷,並且結合我對每一道美食的情感與人生體悟.
    以下是我之前寫過關於此類的文章,並且成功刊登於星洲日報副刊.如果確定要出書,下面兩篇文章我會再把它們擴充修改得更加詳細.

    第一篇:

    记忆中的味道 筆名:地瓜(柔佛) 姓名:何佳原

    刚看完吴若权的《相依》,里头有几篇文章把他与母亲一起品味美食的经历描写得生动有趣,字里行间散发出一缕缕诱人的香味。我突然有股劲似地想把与母亲之间记忆中共同的味道用文字写下来。
    孩童时,家里的经济条件并不宽裕,通常一碗干捞面就能让我和姐姐乐上半天。有一次,我因蛀牙发炎而导致发烧不能上学,母亲用带我和姐姐去居銮老巴刹吃碗干捞面作为诱饵,哄我去牙医那儿把蛀牙拔掉。一想到这难得的美味,我不得不向母亲妥协;结果那天,折磨我多时的蛀牙在一阵阵哭嚎声中连根拔起。
    中午,老巴刹里卖菜卖肉的摊位早已收档,由于不通风的室内规划使得肉腥味挥之不散。憋着气穿越过这条窄巷,放眼过去,整个巴刹只有这档面摊还在营业,母亲叫了碗面平均分给我和姐姐后,坐在旁边一会儿与老板聊天,一会儿看着我们吃面,自己却不舍得吃。
    很多年以后,闲聊中母亲告诉我这碗面背后的故事。
    在物资贫乏的年代 ,母亲除了听听电台广播,看武侠小说之外,偶尔与众兄弟朋友结伴从亚依淡搭巴士到居銮看电影便是她另一乐事。看完电影,他们通常会光顾老巴刹的面摊,吃面之余意犹未尽地讨论着电影情节,果腹后才带满怀欣喜回家。母亲的青春生涯便是这样度过。
    原来,当年我吃的面不只是童年味道,更是咀嚼母亲的青春情怀。回想起那时母亲的表情似乎在缅怀着潋滟的时光。如今,时代变迁,老巴刹旧址成了银行,所有熟食摊搬迁到附近店屋,面摊虽然传到第二代,其煮面技艺却大不如前,我与母亲共同的味道已不复在。
    “一碗面,两代情”简简单单的幼面,加入些许酱油,撒上适量的糖,再淋点特制的叉烧酱,最后配上切得薄薄的几片叉烧和两粒云吞就是我记忆中最美味的干捞面。正如吴若权所说“美食时记忆中的线索,它牵引着我们对生命的感动,记录着我们在路途的位置。沧桑的人与事,丰富了记忆的味道。”

    第二篇:親情,點綴好滋味
    星雲 活力副刊 2011-05-19 19:58
    記得曾經有人跟我說過,人生中送入口的食物千百種,能深刻地留在記憶中,必定是極為可口,要不然就是極為難吃。可是,我並不這麼認為。
    我很欣賞張曼娟的著作《黃魚聽雷》,在小學六年級便看過了這本書,至今重看不下十遍,每一次閱讀都有不同的感受與領悟。張曼娟用真摯直率的文筆勾勒出一篇篇美食的記憶地圖,帶領讀者回歸餐桌前的生命教育。
    此書讀者不難發現,書中介紹的料理大多數還蠻普通的,有些食材甚至在這個物資豐饒的年代已經被忽略或只有經歷過貧瘠生活的老一輩才懂得欣賞。但是,這些食物究竟有甚麼魅力讓人如此難忘呢?我想,除了美味,這些食物似乎還代表了一個年代、一段記憶和一種感情。
    曾看過一篇文章,一位孩子從來不愛吃苦瓜,每每母親把苦瓜送到他面前,他不是百般推辭便是一哭二鬧。直到有一天他長大成人,為了理想遠赴他鄉,離家的日子越久,鄉愁也越來越濃烈。突然有一天,看到路邊攤販賣的釀苦瓜,便想起了小時候的情景,於是破天荒叫了盤從來厭惡的苦瓜料理來一解鄉愁。從此,他覺得吃苦瓜就好像回到家裡,一咀一嚼之間都釋溢出母親的叮嚀與關懷,離家漂泊的心瞬間得到安慰。每次看到苦瓜都會想起往昔求學日子的那種艱辛和鄉愁,正如苦瓜的味道一樣,剛入口便覺得好苦好苦好苦,然而,咬著咬著卻感覺到一股幽幽的甘甜湧現,這就是回甘。人生苦盡甘來的道理,也正是如此吧!
    ●“料”出好菜,“理”出感情
    往往我們會拿過去所品嘗過的美味來跟當下正在吃的味道相比,正如我母親一樣。每次經過賣叻沙的攤位或吃到偷工減料的叻沙,母親總嚷著年輕時候吃過的叻沙是多麼的真材實料、多麼地美味,把當時的滋味比喻成“此味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殊不知,現今的物價高漲,店家為了節省成本只好在材料上“東減一點,西減一點”,煮出來的味道自然就“少一點”。好吧,就算讓母親吃到一碗用料實在,香味四溢的叻沙,她還是會說少了甚麼味道。
    其實,這何嘗不是人之常情呢?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逐漸瞭解母親的苦悶與無奈,好多小時候吃過的味道我再也尋不回。譬如孩童時只有在拔牙或跟母親出街才吃得到的幹撈面;父親為了哄我和姐姐上學,帶我們去傳統茶室吃的早餐;中學時哥哥怕我把他深夜不歸告訴母親而用來堵我嘴巴的雞扒;姐姐知道我沒有吃過日本餐後,隔日補習回家時特地去打包的壽司;每一年生日的面線、雞蛋、雞腿、蛋糕等等一言難盡的美食。或許,他們可能早就忘了這些事,可是,我一直把這些好味道收在記憶的寶盒里,待他日再拿出來品味一番。
    漸漸地,我瞭解到,料理即是“料”出好菜,“理”出感情,所謂的美食不在於調味料放得越多就越美味,而在於是誰下廚,與誰一起吃,溫馨的氛圍才是最重要的。最後,我發現母親對叻沙的執著等同於緬懷過去的青春時光與手足情誼,原來不斷尋覓的記憶中的味道是因為有家人陪伴,親情的調劑,就算粗茶淡飯也可以吃得津津有味。
    美食點綴我的成長,也讓我的記憶更加璀璨。我相信,在生命未走到盡頭的一天,這些點點滴滴的感動將會繼續點綴和豐富下一秒即將品嘗的每道佳肴。
    (星洲日報/副刊‧文:佳原)

  2. 我是来自国大分校的锦丽,国大分校宿舍村将会在5月6日(星期日)举办中华交流日。我们有意邀请傅承得社长到场给讲座。出席的学子们必定受益良多。因此,我能在此得到社长的联络方式吗?

    • 锦丽小姐,非常抱歉,今年傅老主要专注于“动地吟”演出,故未能抽空进行讲座。
      4月22日,我们有“地下动地吟”演出,还望踊跃出席。

  3. 我想请问一下
    要投稿长篇小说,投去哪里呢?电邮地址是?
    不限题目吗?什么类型都接受吗?
    先谢谢回答。

    • 您好!您可以电邮至info@dajiang.com.my
      信函注明投稿,并附上详细的资料。
      我们会转交编辑部处理,谢谢。

  4. 你好,我在10/8/2012有email一本投稿小說(少年小說)到info@dajiang.com.my,請問有收到嗎?
    先謝謝您的回覆:)

  5. 您好,我想请教一些写小说的规则。

    我想请问我可否在中文小说里使用英文和马来文的词义,例如:“Nasi Lemak”, “Oh my God!”等等。如果不行的话,那我该怎么描写角色其他语言的对话呢?

    • 奕佑,您好。您这个问题,早前我也很苦恼呢。我想你的问题不局限在中文写作是否可以用国语、英文,也包括了方言写作。你知道黄俊麟吗?他写了一本书,题目是《咪搞蒙古女郎》,内文用了很多广东话,人物之间的对话因而很生动呢,就像我们平日说话那样。如果是用正规话语书写,就没办法写得如此传神了。黎紫书、商晚筠的文章也加入方言和马来文,不过马来文是音译成中文的(又加注释),主要是台湾读者看得懂。早前我也问过社长傅承得先生的意见,他说中文书写加上马来文或是英文没问题,但次数不要太多。前辈作家温祥英的《自画像》,也有加入部分英文词汇或是对话的。黎紫书也说过,有些话,就是要用英文来说才传神,翻译后,韵味就消失了。

  6. 您好,我有一本短篇推理小说,由于题材新颖,不晓得贵公司是否愿意一看,决定是否出版?谢谢您了。

  7. 你好。
    我想请教您一些关于贵社的投稿规则,希望您能为我解答。

    我是设计科系的学生,早前与友人一同写了一本魔幻历险小说,
    我也在小说里加入了一些插画,希望能吸引读者并让他们更投入小说情节。

    请问贵出版社可曾出版类似书籍(类似轻小说)?如果未曾出版是否愿意出版此类书籍呢?

    谢谢您抽空回答我的问题。

    • 您好,抱歉这么迟回覆您。你可以先把小说稿件Email至info@dajiang.com.my,我们编辑部同仁会先审阅,后会联系您的。

  8. 出版社编辑您好!
    我想出版的书是关于到纽西兰背包旅行环岛的。。请问您的公司有兴趣吗?该把稿邮寄给谁看呢?

    谢谢您,期待您的回复。

    惠丽。

  9. 您好,
    由于本人是未成年少年,所以想请问出书的话,是自费还是贵公司出费?如果是要完整出书,多长时间?字数和题材都不限是吗?
    因为剧情需要,所以文中会有些少儿童不宜的情节,所以本人的作品是属于青春与成熟之间的爱情题材。
    谢谢。

  10. 你好!我写了一篇有关于吸血鬼的爱情小说。里面有少许是关于战斗的,血腥嘛 是有的,但是不是很恐怖。能适合在11岁以上的人看,不知道你们出版社能收吗?

    请回答,谢谢

  11. 先生、女士:

    日安。

    不好意思,日前寄出三分二作品于贵出版社林副总至今(十二月十八日),经有十日,请问大概何时能得到回复?

    有此一问,是为了方便作规划,比如需大概等到明年一月中等等就可以了。

    万分感谢。

    在此祝您西历新年快乐!

    勇瑜 上
    http://amadeusbv.blogspot.com

  12. 您好,我已开始着手写作一本有关于青春励志的书,书中内容符合青少年及各界人士。
    我所写的书,较为偏向于散文类型,类似于台湾小说家 Peter Su 的写作风格。
    如果我想出版此书,不知贵出版社接受否?

    至于一切详情(如字数等),还望您的恢复。
    盼望您的恢复,谢谢!感恩。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