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试读 – 《犀利仁医》第一篇:红色警报

红色警报

 

从医生涯的第一次值班,注定了我今后坎坷的行医征途。

这一点,我始终迷信。

就是从那一次的“处女call”开始,我不幸被列入人人生畏的“Jonah”黑名单里。“Jonah”一词,出处不明,却广泛流传于本地的医护人员间,用以调侃某人在当班时会像磁铁不断招引病患,又或者凡此人当班,必有大事件发生,使得其团队各个成员必将忙得焦头烂额。

我的“Jonah史”是由一声“红色警报”掀开序幕的……

当时还是菜鸟实习医生。第一个轮转的部门是妇产科,从产房开始彻夜值班。产房里,除了我一个实习医生,还有一个主治医师,以及四五位接产护士。大部分比较顺产的病例,都有护士接生。

我主要负责产房前线的候诊室。所有产科新病例必须由我问诊、检查过后,进一步处理并分类:不稳定的或宫口已开至4cm以上(产程进入活跃期)的病人,留在产房;否则回家或收住入产科病房。任何疑问时就请示主治医师。

由于是首次值班,我既紧张又雀跃,马不停蹄地穿梭在产房内,务必让自己掌握产房里每个病人的动静。

忽然,产房里有人大喊!

几名护士立即冲向三号产房。接着扩音器传来报告:请各部门值班的专家和主治医生马上赶到产房。我重复,请各部门……

当时凌晨两点。

我愣在那里,完全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眨眼间,一群人推开产房的进门,神色紧张地一窝蜂冲了进来。我傻乎乎地跟大队,来到三号产房。

看见一个分娩了一小时多的病妇全身抽搐,双眼翻白、口吐白沫、不省人事。我的上级医师一边给病人套上氧气罩,一边呼唤指示护士给药。护士也在旁协助测量病人的血压、心率等生命体征。

感觉自己像个多余的笨蛋,我只管稳住病人保持在侧躺位置。

给药后不久,病人停止抽搐。其他部门的医生也相继离开产房,回到自己的岗位。

子癫发作(Eclampsia)。属于妊娠高血压(Pregnancy Induced Hypertension)的一种,可发生于怀孕期间、分娩时或分娩后。

这病人既往无特殊疾病,产前检查良好,血压向来正常;可是分娩后,在抽搐发作前的一个血压读数却异常升高,随即毫无预警地发生了抽搐。

在医学院念书的时候,读到这一章,觉得不可思议。怀孕时候血压高,竟然可引起抽搐。教授常说:这是其中一项产科急症,督促我们一定要全面掌握。但毕竟理论比不上实验;如果没真正经历,光有满脑子的知识,还真是会不知所措、手忙脚乱。

啊,第一次!第一次啊!

人生的第一次on call、第一次遇见子癫发作、第一次知道“红色警报”(red alert)。

举凡产妇意识不清、抽搐、发绀,一律必须激活“红色警报”,通过扩音器通报全院所有部门。

自此以后,即使已不在妇产科,我的值班生涯里也亲历过好几次类似的红炸弹。所以,我怎能不迷信:这是“头回定终生”?

所谓“同人不同命”,有些同事值班时总是风平浪静,于是偶尔会羡慕我老有机会碰上各种“大事件”继而得以从中学习、训练。

或许,正因为这份小小的羡慕眼光,就算有时候真的会“怕怕”,也至少可以自我安慰:这是上天赐予我多好的(使)命啊!

更多内容,不妨去书局抱它回家吧!

犀利仁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