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屆何乃健中學生散文獎講評——文字與細節/曾翎龍

诗人何乃健朗诵诗歌。

此次散文獎水準蠻齊整。中學生寫散文,下筆前也許該想想,如何在類同的題材上寫得和別人不同。於此,細節的篩選很重要。要讓讀者承認,這些事或這些人唯你獨有,你遇上了別人不曾遇上的人事。而在這新鮮的人事裡,感情是共通的。

比如首獎〈浮生〉,寫對生死的思考,這是“類同的題材”,有關親人死別,中學生大概都曾想過或經歷過。作者以清明掃墓切入,中途轉入親人的葬禮,想起外公逝世時瞻仰遺容的情景。這些敘述,加上“四叔的順風車”、“怡保家”、“路邊的漢堡”等,,都“鋪排”出這是作者獨有的經歷,別人可寫相同題材,但細節必定不同。

比如二獎〈禱文〉,寫共同的題材──父親,但寫法叫人驚喜。父親出國旅行,作者回顧與父親的相處,寫成“禱文”,祈求父親安全回國。喝酒的父親,到中國尋根卻被劫的父親,想去流浪的父親。因為有了這些描述,這個父親,便是作者獨有的父親。

比如三獎〈婆婆的通書〉。“婆婆”當然是共有的題材,很多人寫時,卻很泛,把自己的婆婆寫成大家的婆婆。而這位作者專注一點,以“婆婆的通書”為主軸貫穿全文,裡頭有許多與通書相關的生活細節的敘述,真實可感,也把自己的婆婆和別的婆婆區別開來。

以上三甲作品,除了在題材上做到“獨有”,當然還得有基本功──文字。如果不能駕馭文字,再獨有的人事,都必定蒼白失血,面目模糊。其實,“獨有”的細節,每個人身邊都有,只看你能不能鎖定、挖掘出來。許多同學文字功力都不弱,但未能把這個“力”用到合適的地方。也就是說,空有好文字但不會取捨,不能擷取獨有的細節並加以發揮,難免叫人有英雄無用武之地的感慨。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