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预言师

Print书名:疯狂预言师

作者:颜俊杰

出版社:大将

出版日期:2017年4月28日

语言:简体中文

定价:RM 28

 

内容简介:

私家侦探罗宾接到少女铃木唯的寻父委托。然而,女友席妮菲尔却占卜出这看似简单的案子,事不寻常。

失踪的铃木高风曾是T物质研究人员之一,经过一番调查,罗宾认定他的失踪与终止的T物质研究脱不了关系。

T物质、时间交易、时光机器等研究机密再度浮上台面。罗宾循着失踪人物的动向寻找真相,竟发现有人继续暗中启用原本已经终止的时光实验。

 

作者简介:

颜俊杰,1987年生,柔佛笨珍人。

虽名为俊杰,却不确定自己是否识时务。为人幽默随和,经常迷路;大多时候是个冷静的人,只有偶尔会热血。自小喜欢阅读,最爱西游,恨不得能如孙悟空有72般变化。

著有《疯狂艺术家》《疯狂时验者》《疯狂预言师》《大学时候,我们遇见猪》《老天!不要告诉我厕纸刚好用完了》《笼门客栈》《健忘笔者》《这只玉兔不捣药》《不死器官》和《食忆者传奇》。

 

试读:

黑桃A:全能

那笨重的机械镀上了一层闪耀的银,看起来就像是个十分了不起的发明物。铃木在它身上甚至找不到半点尘埃,可见机械的主人对这玩意儿是多么地重视。机械的主人望着稍有疑惑的铃木,故意向他再确认了一次。铃木依然盯着那机械,若有似无地点了点头。

 

克磊诺斯没有再追问。面对铃木这像是免洗筷——用完即丢的棋子,他情愿多打几个哈欠,也不想理会他。已经没有利用价值的铃木,对他而言,就只是个普通人。他开始怀念过去自己玩死的棋子,还有自认已经挣脱出他控制的玩具。直到上一次游戏尾声,他虽然没有插手干预游戏的进度,却享受了幕后操控的喜悦。一个契机,让他从普通的医生身份,坐上欣赏世界命运舞台演出的贵宾席,看着关键人物选择了不一样的故事走向,改变了他们的命运。老实说,那一次他真的很享受。

 

铃木?不过是个稍有才能的普通人罢了。被利用却后知后觉,偶然找到了自己这里来,纯粹想分点好处的弃子。铃木绝对不是他理想中的棋子。铃木甚至无法娱乐他。他要的是全能的黑桃A,过去曾经挣脱他手掌,回到现实生活的传奇男人。反观铃木这个曾经稍有用途的棋子,在失去利用价值后,变成了舞台上碍眼的摆设。想到自己和铃木在同一间房间,呼吸一样的空气,就引起克磊诺斯的反感。就连铃木盯着那台机械看,都让克磊诺斯觉得那台机器会随时因此故障。

 

他想让铃木从他的视线中消失,但铃木不像文档中的文字符号,只需按下删除键什么的就能消失不见。铃木开口了,如同他所预料的,是遮口费,而且那数字远比他想象中的多,简直就是利益共同分享的要求。这类人他见识多了,知道铃木这人必然贪得无厌,就算把这笔巨款给了他,迟早也会再来勒索更多美其名的遮口费。

 

区区一个弃子,居然威胁全能的他,更令他反感。他想一劳永逸打发掉铃木,过河拆桥……不,应该说除掉铃木。嘴角咧出邪笑,他有了一个坏主意。这主意即将把铃木移出他的视线,并且送往更适合这只“苍蝇”的舞台。

 

没想到愚昧的铃木笑着同意他的建议。孰知克磊诺斯更止不住内心的窃笑。随后的数分钟,铃木高风这个人灰飞烟灭,消失在克磊诺斯的眼前……至于克磊诺斯,可是亲眼目睹了这整个过程。

 

呵呵呵……他疯狂地笑了。

 

黑桃2:十字架

罗宾的私人侦探社近况并不乐观。先是拖欠了好几个月的店租没缴,再被店主强行赶走,现在借用姑丈家的办公室继续营业,也不见有任何生意上门。姑丈畋祥常常怪他太挑剔,总是推辞替阔太帮忙查丈夫是否出轨的委托,搞得自己三天两头都在拍苍蝇。但罗宾能够轻易看穿他人,总在畋祥未开口唠叨前,就迅速离开他的视线。

 

明明是个快四十岁的人了,却未成家立室,整天守着一间没人委托的挂名侦探所,罗宾的状况还真是让他的姑姑和姑丈担心啊!这位中英混血的罗宾侦探不是没有对象,他和旧情人席妮菲尔过去的纠纷早已化解,两人也情投意合。就是不知何故,两人同居了好几年,也没想过要结为连理。如果这是新新人类的生活方式,畋祥不得不感叹自己已经和时代脱节。

 

现实坎坷,几个大国之间的战争却要半个世界一起承担战火后的悲剧,导致世界经济萎缩,侦探所这种职业,更是难以生存,苦了罗宾这种懒惰干活的天才。

 

畋祥回想起和罗宾的相遇、共同破案等旧时光,不知不觉他们已经步入中年,那些阻止疯狂罪犯的热血,早已是陈年往事,不值一提。若真要说些什么改变世界的大事,恐怕便是两年前轰动全球的时间交易吧?但是这类型的罪案后来却一瞬间消失,好像南柯一梦,谁也不再提起。

 

当然,罗宾自立侦探所之后,也干了好几单大案子,但最后还是难免没落。毕竟能让罗宾感兴趣的案子,到后来只剩下时间交易……偏偏这案子不曾找上门来。

 

一如往常,办公室里打理得非常整齐,毕竟没有生意的时候,罗宾只能在办公室里整理文件。畋祥偶尔和罗宾聊天,话题不外是今天做了些什么,罗宾则总是打趣地唱了首明日歌给他听,戏谑自己英雄无用武之地,正努力地蹉跎时光。这时畋祥缩紧眉头,倒也没说什么,只是拿起报纸,看看政治小丑又在他们的舞台上给自己的脸贴上什么笑话,在言路版胡乱发表言论,根本不理抗议,闹得人心惶惶。

 

“叩叩……”敲门声响起。那是轻轻的两声叩叩,犹豫了很久才鼓起勇气敲下的声音,害臊得不敢多敲一声。

 

罗宾单从这敲门声便猜测到来者为何而来,对畋祥说了一句:“帮我打发掉那少女,就说我不在。”

 

畋祥不禁开始猜测来者何人,是他的妻子纳米,或是罗宾的爱人席妮菲尔,还是素未谋面的委托人?罗宾说是少女,那么便不是他的妻子或席妮菲尔,也只能是第三者吧?他大概能猜想到罗宾为何那么抗拒——罗宾太挑案子了。罗宾不甘心两年前没机会插手调查时间交易,觉得自己明明就是查明该案件的最佳人选,因为被社会遗忘而闹了两年脾气,至今依然无法释怀。区区一个少女的委托,如何去除他心头上的那股闷气?

 

畋祥叹了口气,答道:“请进。”

 

半晌,那门轻轻推开,果真如罗宾所料,站在门口的是个看起来约十五岁的少女,一脸清纯,从肤色和外貌打扮估计是个日籍少女。自从全球暖化日益严重,不少岛国人民因海岸水平线上升,失去安身之处,迁居他方,所以在这华人聚居的小镇遇见日本人,他并不感到稀奇。这时,他留意到那女孩的双眼像是补上名为泪水的子弹,伺机待发。

 

这不算什么,委托人一上门就嚎啕大哭的,他还少见过吗?客套地询问了少女的来意后,畋祥意外没遭受“泪弹”射击,在委托案子的表格里象征式地记录了少女的委托,心里默默地盘算着接下来该如何告诉少女,大名鼎鼎的名侦探罗宾目前正处于颓废的状态,不宜接任务。

 

少女名叫铃木唯,不出所料是个日籍少女,口操华语。据说是因为父亲在二十几年前便迁居香港工作,自己是土生土长的日籍香港人。为了融入当地社会,华语说得比母语(日语)还流利。她的委托简单归类为“寻父”。

 

铃木唯的父亲铃木高风,是个物理学家,曾经参与不少研究,其中包括轰动一时的T 物质。T 物质是时间的物质名称,同时也是时间交易中的商品。一群包括铃木高风在内的科学家曾努力研究T 物质,以解开生命与时间之谜。然而,这项研究后来却因为世界大战而中止。当T 物质再次喧哗于世界时,却以非法交易的时间买卖登场,很快就遭到打压禁止。而实际上,早在第三次世界大战发生时,铃木高风便退出了研究。

 

铃木唯指出父亲近期行为神秘兮兮,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对其他事情都一概不理。直到上个星期出门之后,便没有再回家。她报警之后,警方也无法找到任何关于父亲的消息或行踪,心急之下她才找侦探协助调查。

 

罗宾躲在办公桌下不吭一声,摆明就是不想搭理这案子,但是畋祥故意提高声调大声朗读抄写下来的简要,让他不得不“洗耳恭听”。罗宾当初就是为了寻找失踪的父亲才踏上侦探之路,所以畋祥倒是有五成把握这案件会让罗宾感兴趣,更何况这位失踪的事主,还是曾经负责T 物质研究的一员。那“铃木高风”四字,畋祥可是拉高了嗓子念出,借此故意提醒罗宾,让他想起T物质的研究小组成员。

“罗宾侦探,你能帮我找到我爸爸吗?”铃木唯低声问道。因为房间里没有其他人,畋祥被误认是罗宾了。畋祥看似无奈地自言自语道:“哎呀,委托人在问你呢!罗宾啊罗宾!到底你有没有把握找到铃木高风呢?我想那么厉害的你,应该不会怕得躲在桌子底下,不敢答应吧?”

 

铃木唯一头雾水地望着自言自语的畋祥,等待畋祥的答复。见罗宾不吭声,畋祥继续说道:“小姐,我想罗宾这个侦探已经没落了,您还是另请高明吧!我想隔两条街的陆氏侦探所说不定更能胜任,请别再期待那窝囊的罗宾侦探了。”

 

听见畋祥挑衅的口气,误以为他是罗宾侦探的铃木唯更是糊涂了。这时躲在桌子下的罗宾终于沉不住气,钻了出来,喝道:“谁说我怕了这任务?拿给我!我马上把你父亲找出来!”

 

突然从桌子底下冒出来的罗宾大叔显然吓坏了铃木唯。

 

畋祥这个冷面笑匠,给铃木唯介绍罗宾,并告知自己其实只是他的助手。铃木唯一时间无法理解为什么正牌的罗宾侦探要躲在桌子底下,但听闻罗宾答应会把父亲找回来后,倒也安心了不少。

 

“话说回来,你怎么会找上这间早已没落的侦探所?”畋祥有意无意地捅了罗宾的要害。

 

“是一个名叫富坚上川的老人介绍给我的。”

 

这话倒也说得过去,罗宾便没再追究。他知道,富坚上川这不得了的人物不会就那么消失的,也正如他所猜想,那男人一直都有留意自己的一举一动。不过这也是陈年往事了,他没多作猜想,只是转过身,玩弄着胸前那被他当做项链挂着的钥匙。

 

那刻着FUJI字样的钥匙是父亲留给他的遗物,至今他依然没有搞清楚这把钥匙的意义。也正因如此,他将它挂在胸前,无时无刻思索着其中意义。

 

他对铃木唯说道:“每一天有超过两千三百个人失踪,有些人很快就找了回来,有些人却一去不返。你应该做好无法再见到你父亲的心理准备。失踪了一个星期,实在不乐观。”

说不定,铃木高风早已挂在死亡的十字架上了。

 

黑桃3:船只起航

目送碍眼的铃木离开,克磊诺斯这老狐狸知道接下来即将开演另一场好戏,自己当然要坐上贵宾席好好欣赏。

 

眼前银光闪闪的机械如今完全属于他,只有他才知道如何善用这个宝贝。不久前,他便用这机械送了铃木一程。铃木会随着这机械的功能航行到哪里呢?根据他的保守估计,铃木应该会回到十八世纪。

 

当然,这次他不会像原发明者那样不小心,犯下致命错误。他做好所有的安全措施,相信铃木绝对不会半途就因时间狭缝的重力扭曲而送命。即便铃木令人感到厌恶,他亦不想染上杀人凶手的罪名——对此,他有着绝对的洁癖。再者,原发明者雷教授就是太不小心了,才会间接把这项重要的发明拱手让给他。

 

铃木前往“十八世纪”的船只刚起航。然而,这只老狐狸真的那么做了吗?他窃笑,望着显示屏幕。那个数字,似乎有些不对劲。

 

克磊诺斯坐在他早在十三年前设立好的贵宾席,享受着他人受苦的恶趣味旅途。他清楚地记得那一切……

 

那一天起,他有了“预言”的特殊能力。

 

黑桃4:医生

打从那天在冰岛医院里遇见那件怪事,他作为医生的人生目标就完全地改变。

 

那一年,世界强国都忙着自相残杀,后世称为“第三次世界大战”。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作为医生的远大志向。

 

真正影响他的,其实是……

 

***

 

那两具血肉模糊、畸形又扭曲的尸体空降在他的看诊室,他一时间无法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检查那男性死者的口腔,发现里头有着严重的内出血迹象。他摸了死者的胸口,感觉不到心跳,甚至感觉不到肋骨的存在。不,应该说胸口到腹部内部出现异常,好像内脏的位置全都调乱了。

 

作为一个医生,他解剖并检验了这具男尸。打开腹部后,他的额头不停地冒冷汗。他不曾看过这样的尸体,甚至不曾在他的认知、经验中看过类似的死法。有什么东西或方法能够在不剖开肚子的情况下,让内脏搅成一团血肉模糊呢?

 

两具尸体的身上都没有因开刀而留下的疤痕,可是这具男尸体内脏却模糊难辨,甚至连骨头都明显有弯曲、断裂的惨状。

 

他勉强认出了几根椎骨和肋骨,望着那仿佛迷路的大肠穿过横膈膜,缠着破开的心脏和肺叶发呆。他不知道到底这具尸体的主人是否捐过肾脏给别人,因为不管他原本有着两颗肾脏还是已经捐出了一颗,身体里面最重要的这两个的器官明显最先抵不住折磨,像是气球爆开了,然后肾脏碎片布满腹壁的每一处……

 

肝脏和胃袋的状况也“不遑多让”。肝脏在其他的内脏互相挤压下,承受不住压力。要不是肝脏和肺部外形上有差异,恐怕他也无法从血糊一样的肺叶里面找到肝脏的残骸。胃袋早已和十二指肠与食道分家,不是被切断,而是被扭断。另外,在胃袋上更发现超过十个指头般大小的孔洞……

 

“如果说这是一个变态解剖狂干的,那么他或许把人的肚子当成装了即溶咖啡的杯子搅拌了。”他吓得不知如何是好。

 

然而,他心里清楚得很,从死者的身体状况看来,根本就不像是经过解剖才受到的折磨。他甚至可以从这些肉糊般的内脏中感觉到一丝丝的余温,好像死者才没死多久。

 

这房间是第一案发现场吗?望着另外一具穿着白袍的女性尸体,他走了过去,伸手摸了一下,同样仍留有一丝体温。

 

从今早至现在的这一刻,凶手居然有办法在自己不察觉的情况下,带着两个人混了进来犯下这种变态的惨无人道的谋杀案……想着想着,他居然忍不住兴奋了起来。

 

因为无法理解死者的身上为何会没有刀割的迹象,他开始怀疑自己其实就是把那内脏甚至椎骨肋骨乱搅成一团的那个人。

 

“呵呵呵……不是吗?不打开肚子的话,怎么把内脏搅得这般恶心啊?”他开始怀疑,眼前这一幕幕无人性的“内脏拼盘”是自己解剖瞬间失去理智的杰作。

 

他摇了摇头,再也没有检查尸体时的那份沉着。难道真的是自己把受害者带了进来,杀了之后再进行解剖,然后用力混搅骨头和内脏?如果不是,那么是谁,又是怎样做到这件事情呢?

 

电影里曾经有这样的情节,身为调查者的主角在一连串的侦查后发现犯人居然是人格分裂后的另一个自己。会不会是自己的另一个人格把两个受害者带回来杀了,然后自己发现死者之后,那人格再冒出来干下变态的行径?如此交替人格的情况下,才能解释现在自己眼前的惨状。

 

逻辑上勉强可以接受,但是要说服自己是人格分裂症患者,他实在难以接受。更难以想象的是,自己什么时候学成了开刀后能毫无痕迹缝合切口?

 

这瞬间的胡思乱想并没有过度天马行空,他很快地找回了自我。作为一个医生,若他真的患有人格分裂症,且有这种癖好,总不会现在才发现这点迹象吧?

 

更何况,自己明明亲眼看到,两个人影突然在房间的半空中出现,再摔落地板。当然,这种程度的摔落不可能造成死者的内脏“大迁移”。

 

“明明就是凭空冒出来。根本就没有什么凶手把他们带进来之类的事情……”

 

虽然他也想过,会不会就是自己的另一个人格把两个人一起往空中抛的瞬间交换了人格。而自己回过神来时,刚巧是两个受害者正在半空中的顷刻……这或许就能解释了。

 

“他妈的,有必要一直解释成自己是凶手吗?”他猛摇头道,“这样妄想下去,就算没有人格分裂,都有自罪妄想了(delusion of sin)!”

 

他转过身,望着那具未被解剖的女性尸体。或许是基于对异性的尊重,他选择先解剖男性尸体。但是现在他不得不怀疑这具女性尸体内脏也可能有一定的“搅混”现象。他毫不顾忌地把手掌放在这女性尸体的腹部,然后慢慢地摸至胸口。那触感也不怎么正常,他甚至不必开刀看个究竟就能猜想这女性体内也一定也乱成一塌糊涂。

 

不经意地盯着这个女人满是血迹的面孔,他竟有似曾相识的感觉。闭上双眼冥想了一会儿,他终于想起这女人的身份。

 

是的,他认识这个女人,可笑的是,两具尸体瞬间冒出的二十分钟前,他还在观赏着以这个女人为主题的纪录片——《现世的柯罗诺斯》。柯罗诺斯是希腊神话中代表时间的原始神,这个女人被喻为现世的柯罗诺斯,因为她能够把时间玩弄于鼓掌之上。

 

她的老师发现时间的本质其实便是T 物质分子的流逝所形成。而她更青出于蓝地运用T 物质来操控一个人的光阴。这个女人便是雷馨谊教授。

 

他身为冰岛的医生,有智慧且稍有权威的地位,却无法想象为什么雷馨谊教授会死在他的房间里。雷馨谊教授现在应该身处位于香港的T 物质研究中心才对啊!这般重要人物根本没有道理从遥远的香港飞来冰岛吧?

 

他稍微心安了些,毕竟就算他有人格分裂症,也不可能有本事去绑架一个远在天边的女人。

 

然而,如此一来,刚刚发生的事情岂不是更加不合逻辑?他心里如此想道。

 

他试图拒绝思考,因为他清楚明白刚刚发生的事情,不在他可以解答的范围中。但是好奇心却驱使他伸手检查雷教授衣物里面的东西,他希望可以从中找到一些线索。

 

他找到了一本硬皮记事本和一个闪存盘。记事本有些折过的迹象,而那闪存盘的外壳也稍有裂痕。

 

他随后打开记事本,打算大略看看,然而最后却完全无法停止,一直翻阅下去。记事簿里面记载着关于T 物质实验的各种进展、理论,还有一些雷教授觉得重要的琐碎事。

 

呵呵!他笑了。狂笑,狂喜。他暗地里希望记事本里记载的都是真的,那么世界更加有趣了。

 

随后,他在自己的电脑打开那闪存盘,读取里面的资料。闪存盘依然可以使用,里面的资料和他预料的一样,都是和T 物质研究相关的文件,其中更让他得知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科学家利用频死生物作为T 物质实验对象,然而实验失败时,这些实验对象并不只是单纯的死亡,而是离奇地整个身体消失……”他读着其中一段资料的时候,全身不由自主发冷。

 

各种关于T 物质的理论让他不禁毛骨悚然。里头的资料比目前公布过的T 物质实验结果更多。而当他留意到里面资料的时间记载时,他大概明白了一件事情。

 

“和记事本里写的一样,记录一直到2029 年啊……”

 

今天是2019 年3 月2 日。

 

时间点上出现了巨大的不协调。但是这不打紧,因为闪存盘里面有一个档案名为“时光机”。如果说未来的2029 年,这个雷馨谊教授成功研发了时光机,然后使用时光机来到这个世界,这应该是个合理的解释。

 

他也察觉到另一个让他无法置信的未来讯息——第三次世界大战会在2019 年4 月9 日爆发。

 

“两个月内就要发生世界大战,这也太扯了吧?时光机什么的大概也只是骗人的吧?”

 

现今人类幻想的时光机器,如今证据确凿摆在眼前,他却依旧不敢相信这个梦想在未来十年内达成了。即使一直紧密关注科技进展的他也心存质疑,更何况去年年尾开始,多个赞助T 物质研究的国家都纷纷因为资源短缺等原因而互相产生摩擦,要是如记事本里记载,真的世界大战,那个研究小组就肯定会失去研究资源和资金提供,陷入停滞的窘境才对啊!

 

即使没有世界大战造成研究受阻,时光机真的可能在十年内达成吗?明明现阶段还无法准确掌握T 物质啊!

 

但是倘若手中的笔记本和闪存盘里的资料都是真实的,那么他甚至能预测地球接下来的局势……地球会陷入比毁灭还糟糕的状况。

 

纯粹因为一具来历不明的尸体身上带着的闪存盘和笔记本,就确信未来会有时光机、战火点燃,他也觉得自己的大脑一定是受到太大的刺激而无法正常思考。但是,他还是选择相信了。

 

当一个医生太无趣,他想见识更有趣的事物。而他手上握着的,不就是一个超级有趣的“可能”吗?

 

当时的他大胆地做出了猜测:

 

现世的柯罗诺斯——雷馨谊教授在十年后将会发明时光机,可是也许是设置上或者安全措施上有所疏忽,造成雷教授丧命于自己的发明。但是从结果来看,雷教授的发明确确实实地将她自己和另一个男人传送到十年前的此处——一家即将关闭的医院中,某间病房里。

 

按照笔记本和闪存盘里面的时光机设计原理,雷教授发明的时光机尚未有改变传送坐标的功能。于是他更大胆预料,十年以后,他现在站着的地板上,说不定会成为放置时光机的地方……

 

“该说不得了,还是我疯了呢……呵呵呵……”他不自觉地露出邪恶的笑容。

 

详细资料:

ISBN:978-967-419-204-4

书系:大将Pop 42

规格: 胶装/240页/150x205mm

出版地:马来西亚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