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试阅:〈椰壳碗的故事〉

7.椰壳碗的故事

爱凑热闹是小孩的天性,我也不例外。听说他们搬家过来,立刻跑过去看个究竟。可是让我大失所望和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搬家不是有很多东西吗?为何他们母子四人只是各拎了个包包,别无他物,这算是搬家吗?
于是,赶紧回去跟母亲打报告:
“阿母,为什么他们搬家只有一点点东西呢?”妈妈听了,先是沉默不语,过后听她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说:
“阿妹,你还小,不懂事,建嫂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日子不容易过呀!”
自那一天开始,我经常看到妈妈将一些多余的日常用具或用品,拿去送给建嫂。同时,刚好有个马来胶工辞了职,建嫂知道后,就毛遂自荐愿意顶替他的胶号,于是,对方也就顺理成章成了我家一名割胶工人。
自此之后,每天早上,两个大的男孩,就跟随建嫂到胶园去帮忙拔胶杯、收胶汁。至于最小那个叫“阿猪”的,年龄与我相仿的小男孩,则留在家里,负责看守屋子。
小孩都是不甘寂寞的,所以,每天有大半的时间,阿猪就会跑到我家来,找我和弟弟玩。
但是,有一件事叫我两个老哥感到很不爽快的,就是每当吃午饭时间快到时,阿猪就会飞快地跑回家去捧来一个椰壳碗,再匆匆地赶回来,默默地站在我家厨房门口。这时候,妈妈总会盛些饭菜,倒在他的椰壳碗里,然后叫他回去坐着吃。一次、两次、三次,后来竟变成了习惯。
不久之后,哥哥开始对妈妈提出抗议,发出怨言:
“好像小乞丐一样,难看死了,阿母,下次你就不要理他一次两次,阿猪就不敢再来了!”没想到宅心仁厚的母亲一听哥哥的话,生气地斥责道:
“阿猪他妈一早出门割胶,肯定是没有煮饭,小孩子哪能耐得住饿?你们没饿过,不知道饿的滋味,大人都忍受不了,何况是小孩?”
——摘录自〈椰壳碗的故事〉

作者写她的童年故事,重塑1930-60年代朴实无华的生活,都是些活在目前科技发达、几乎人手一机的都市小孩难以想象的场景。
那年代,小孩可以把大小不一的枯叶想象成不同数额的纸钞做生意;可以不惧危险独自爬上阁楼“淘宝”,阅读父亲的藏书,并因读懂大人的文字而获得小确幸;因为有能力替母亲代笔写信给远在他乡的亲朋戚友而自豪;也能为了看酬神戏而兴奋个好几天……
当然也有不开心的回忆,包括每到中午即拿个椰壳碗跑来“乞食”的邻居家小孩,还有至今仍历历在目,当时亲眼目睹“大耳窿”前来欠下巨债的邻居家的抢婴戏码。
爱薇著《抢婴——奶奶非一般的童年故事》如今已在全马各大书局上架。

cover_OL

网店购书:
📘LAZADA:https://goo.gl/Q29ufn
📒Shopee:https://goo.gl/U89ZP7
📙有店:https://goo.gl/F9KVhA
📗城邦阅读花园:https://goo.gl/ZJw86h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